产品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精品推荐

四正柏COVID-19产品选择方案

发布时间:2020-02-28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rona Virus Disease 2019,COVID-19)来势汹汹,中华儿女众志成城,抗击肺炎,四正柏生物积极响应政府号召,积极研发生产抗击肺炎产品。



一、细胞因子风暴产品

细胞因子风暴综合征(Cytokine Storm Syndrome,CSS)最早1952年被Farquhar和Claireaux在家族性噬血细胞淋巴组织细胞增生症(fHLH)描述。在之后的五十年里研究并不多。直到2002年SARS开始,CSS引起多器官功能不全(MOF),导致极高的致死率,才再次引起了广泛关注。之后H7N9、H5N1、埃博拉病毒等都有不同程度的CSS。
2019年12月底在湖北武汉爆发的新型冠状病毒疾病COVID-19,经研究证实也出现了“细胞因子风暴”现象。

COVID-19细胞因子风暴具体表现
1月25日,国际顶尖医学期刊《柳叶刀》(Lancet)在线发表了一篇有关新型冠状病毒的研究论文“Clinical features of patients infected with 2019 novel coronavirus in Wuhan, China”。 这篇论文,从流行病学、临床表现、实验室检查、影像学特征、治疗和患者预后分析了2019年12月16日至2020年1月2日首批确诊的41例新冠病毒感染者,其中被病毒感染的危重患者中,免疫系统均出现致命的“细胞因子风暴”现象。

四正柏生物作为国内知名细胞因子试剂盒生产厂家,可为 COVID-19 疾病研究提供全套的细胞因子风暴检测试剂盒。

四正柏细胞因子风暴检测试剂盒产品列表




二、免疫病理学研究

细胞凋亡/焦亡

《柳叶刀》2月15日发表的《Clinical features of patients infected with 2019 novel coronavirus in Wuhan, China》文章,提到在实验室检测方面,63%新型肺炎病人患有淋巴球减少症(淋巴细胞计数<1.0x109/L),而且ICU病人比非ICU病人淋巴细胞数更低,具有统计学差异。在新型肺炎病人中,为什么淋巴细胞减少了呢?来自香港大学的杨明教授在SSRN发表的《Cell Pyroptosis, a Potential Pathogenic Mechanism of 2019-nCoV》文章中,提示淋巴细胞焦亡可能是导致新型肺炎病人淋巴数减少的主要原因。



肺部组织修复

新型肺炎会导致急性肺损伤,目前该领域的研究成果不多,但仍然可以给我们的工作带来一定的启发。年龄和病毒可能是影响MSCs治疗的因素,同时,MSCs的协同其他的细胞治疗也是未来探索的方向。



三、基于免疫学的其他研究

高分辨率表位分析-多肽芯片

免疫检测和疫苗开发的关键在于筛选有效抗体以及有效的抗原片段,并进行有效验证。全蛋白质组多肽芯片能够对病原体特异性血清抗体进行高度多元化的筛选,并在高分辨率表位水平上发现新的生物标志物,更准确、更快速地找到相关表位,从而针对对应表位进行抗体及疫苗的开发。
 
经过紧张的前期合作,四正柏与德国PEPperPRINT公司运用中国政府和WHO确认的全基因组序列,在PEPperPRINT公司专利的多肽激光打印技术平台上完成了SARS-CoV-2病毒全蛋白质组多肽芯片的研发生产,现已正式向全球所有COVID-19诊断、治疗、疫苗开发和基础研究单位提供芯片试剂和配套技术服务。



产品类型:PEPperCHIP®多肽芯片
生物体:新型冠状病毒SARS-CoV-2
芯片成分:武汉华南海鲜市场肺炎病毒分离株全蛋白质组。Wuhan-Hu-1 (GenBank ID: MN908947.3)。
序列编辑:ORF1ab多聚蛋白,表面糖蛋白,ORF3a蛋白,包膜蛋白,膜糖蛋白,ORF6蛋白,ORF7a蛋白,ORF8蛋白,核衣壳磷酸蛋白和ORF10蛋白的序列由中性的GSGSG接头拉长连接,避免截短肽。延长的蛋白质序列被翻译成15个氨基酸多肽,一式两份排列,肽-肽重叠13个氨基酸,用于高分辨率表位数据。
肽长度/重叠数:15个氨基酸/13个氨基酸。
多肽/点阵数量:4,883/9,766
芯片布局:每个PEPperCHIP®多肽芯片都在玻璃载玻片背面标有芯片ID。如果芯片ID以镜像方式出现在右上角,则玻璃载玻片准确地放置在孵育盘中,使芯片表面朝上。
PEPperCHIP®新型冠状病毒SARS-CoV-2蛋白质组芯片包含单肽阵列,并与3/1孔PEPperCHIP®孵育盘兼容。
每个PEPperCHIP®新型冠状病毒SARS-CoV-2芯片还包含额外的HA和脊髓灰质炎控制肽(每个控制肽108个点)。

产品应用:
♦ 新型冠状病毒SARS-CoV-2高分辨率抗原表位分析
♦ 鉴别抗SARS-CoV-2病毒的生物标记物
♦ 筛选中和抗SARS-CoV-2抗体
♦ 开发SARS-CoV-2冠状病毒疫苗
♦ 开发用于被动免疫的抗SARS-CoV-2抗体。
♦ 发现疾病进展中的预测表位
♦ 流行病学中的病例追踪,对无症状患者的识别

四、ACE-2相关产品

2020年2月3日,nature在线以加快评审文章形式背靠背发表两篇论文。分别来自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石正丽团队:《A pneumonia outbreak associated with a new coronavirus of probable bat origin》和上海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张永振团队:《A new coronavirus associated with human respiratory disease in China》。两篇文章初步揭示了蝙蝠作为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的宿主来源以及血管紧张素转换酶 II(ACE2)作为其进入细胞的受体。
既然ACE2是此次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关键分子,潜在的ACE2结合剂就有望成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治疗药物。四正柏可提供多种ACE相关产品,为抗疫大战的基础研究助力。

抗体



重组蛋白



抑制剂及试剂盒




五、其他冠状病毒相关产品

引起本次疫情的为冠状病毒,对新冠病毒基因组序列的最初分析表明,4种新冠病毒酶的催化位点具有高度保守性,与SARS和MERS中的酶具有高水平的序列相似性。对蛋白结构的分析中,发现新冠病毒与SARS及MERS病毒酶的药物结合“口袋”也可能具有高度保守性。因此,对其他冠状病毒的相关研究也可能对本次新冠病毒的研究有重大影响。


抗体



重组蛋白




杭州诺扬生物技术有限公司 是一家专注于生命科学和生物技术领域的企业。主要经营免疫学,细胞生物学,分子生物学,蛋白质研究各类试剂,及相关生化试剂、进口耗材。我们代理多家著名公司的优质产品,同时不断完善自身的供应体系,致力于为用户提供专业的一站式服务。 诺扬生物 是四正柏,博奥森bioss,Cellmax(赛澳美),康为世纪,GVS,MBL,WAKO(和光),雅酶,友康生物,Cosmo Bio,Gene-tools,PEVIVA,ZYMO,sumitomo bakelite(住友),三博特,百奥迈科,三菱化学,shibayagi等浙江省独家代理,是ENZO,AdipoGen,ThermoFisher,SIGMA,麦迪康,Macklin等的浙江省特约代理